北京3月5日电 题:有权不成率性 总理束权谋善政

  记者 聂芝芯

  “率性”一词正成为中国政治场域中的流行语,不仅被政协发言人“顺手牵羊”谈反腐,还登上了中国总理的施政讲演。“小道至简,有权不成率性”,这句话可谓
今年施政讲演的点睛之笔,既是推动改造落地生根的规语,更是严格束缚
权利
的诫令。

  2015年是全面深化改造的要害一年,经过前两年的蓄势积累,改造的框架逐步成型丰富,各项改造措施“全面收获、次第着花”。简政放权被本届当局列为“开门第一件大事”,亦被视为改造抓手和突破口。那么,实行2年来成效怎样,还有多少空间,还能对改造进程产生多大催化作用呢?

  本届当局力推简政放权,其用意在于通过当局的小我私家革命开释改造红利,用当局权利
的“减法”换取市场活气的“乘法”。从数目上看,当局只用2年时间,就提早
实现了“行政审批权砍去三分之一”的目标;从效果上看,得益于审批简化,2014年兴起了创业高潮、创新高潮。但不容回避的是,简政放权在各地当局的执行中也存在“变形”的情况,导致改造效果打了折扣。

  第一种是舍不得放,放得不彻底。比如,当局的权利
权限表面上看砍掉了,却偷偷转移到了“红顶中介”手里,这不是真放权,是伪放权;阻力小、油水少的规模放权了,阻力大、油水多的规模却受到利益集团抵触,这也恰是李克强此次强调继续“加大力度”的原因。

  据民间统计,从2014年审计发现的重大违法违规案件线索看,60%以上产生
在行政管理权或审批权集中、把握重要国有资产资源的部门和单位。可见,审批权集中的处所,是寻租空间大的处所,是官员容易“出大事”的处所。这一数据,进一步支持
了“权利
瘦身为廉政强身”的合理性和必要性。

  第二种是一放了之,为官不为。根据李克强的设计,简政放权应该放管结合,放权不代表不管了。但在实际中,由于惯性和惰性,官员走到了另一个极端,只会批不会管,呈现“对审批迷恋,对监禁迷茫”的怪象。

  当局的转型,天然也要求官员的转型。正如李克强在讲演中所提,“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,精神面貌要有新状态”。那么,不擅长管的要学会管、精于管,拍脑袋决议的要学会决议科学化、专业化,如此,中南海的政策才能得到好的落实,改造方案的含金量才能闪现。

  第一种情形可视为“权利
的傲慢”,第二种情形可视为“权利
的懒怠”,都是“权利
率性”的表示。而傲慢和懒惰,被列入西方宗教“七宗罪”的范围。

  “一分部署,九分落实”,这是领导层在改造要害时期特别强调的。唯有铲除上述“权利
的两宗罪”,影响改造措施生根着花的“中梗阻”征象才能缓解,改造红利的开释才能不打折扣。“有权不成率性”,表面上看,是李克强在敲打官员,实际上是通过束缚
权利
构建善政,从而给全面深化改造清障开路。(完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orion-vr.com